<menuitem id="39gdn"></menuitem>
      <bdo id="39gdn"><dfn id="39gdn"></dfn></bdo>
      <tbody id="39gdn"></tbody>
      1. <bdo id="39gdn"><optgroup id="39gdn"></optgroup></bdo><menuitem id="39gdn"></menuitem>
        <track id="39gdn"></track>
        <tbody id="39gdn"><div id="39gdn"></div></tbody>

        1. 書庫排行繁體
          風游無方

          《風游無方》

         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

          第五十二章 避禍趨福

              天*天*小*說 m.360118.com    “靈尊,那我們先告辭了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樓伯伯,保重身體,鸞兒下次再來拜訪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女鸞和風俜向樓清告辭后,便也跟著出去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兩位姐姐,小狐貍就交給你們啦。”芙華對她倆說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放心吧。”這個小師妹心思細膩善良,風俜很感激她對云喜的照顧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那我們走啦,后會有期!”云喜朝芙華揮了揮手,便拉著風俜和女鸞,迫不及待地向山下走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芙華望著云喜遠去的背影,嘆了口氣。如果她得知她之所以能離開鶴洲,是因為她的娘親已經被抓來了,定會難以接受吧。一進一出,擦肩而過的母女二人,今后的命運似乎很難由得自己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不過芙華現在也沒空操心那么多事,寒劍那個小混蛋還在君尺手里,雖然平日里很煩他,但如今不在了,九淵宮就冷清了許多,她還怪想他的。所以當務之急,是與逍師兄一起將他救出來,好讓她欺負著玩。

              剛走出鶴洲,風俜就忍不住,好奇地詢問女鸞:“女鸞,樓清他為何對你那么好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樓伯伯與我爹爹娘親都是至交,所以對我也格外關照。”女鸞答道,風俜以前都喊她鸞兒,如今改口叫全名了,她還有點不習慣,但也在情理之中,她的那些所作所為,風俜沒與她斷絕關系,已是對她最大的寬容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樓清與師娘也是至交?”風俜原以為樓清只是與鯤知交情深,沒想到與師娘竟也有淵源。

              還沒等女鸞回答,云喜這個話嘮就開始岔開話題了,“大人的事我們就別管了,風姐姐,你不是說帶我去找扶僵么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對啊。”風俜無奈地回答,大人的事?合著云喜還把她與女鸞當成孩子呢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扶僵他之前去哪了?”云喜接著問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他是醫者,依然是懸壺救人去了啊。”扶僵受傷,修為盡失。云樂僅剩一尾,略強于凡人,如今還被軟禁于九淵宮。對于云喜,他們是最重要的兩個人,一時間都突遭厄運,風俜實在不知如何開口。紙包不住火,遲早要告訴她,但看著一臉爛漫的云喜,她又把話憋了回去,決定還是先研究研究措辭,看怎么說對云喜帶來的打擊最小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那他太壞了,只知道救別人。在我最需要幫助的時候,怎么不來救我。”云喜埋怨道,兩只手氣鼓鼓地扯著路邊的葉子,甩到地上,又用腳踩了踩,好像那就是扶僵似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風俜聽了此話,一時無言以對,總不能說扶僵受傷了,連自己都救不了,那小狐貍估計得傷心得走不動路,此去女床山,路還長著呢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一會到了歸虛山,見了扶僵,肯定啥病都好了,他啊,就是你的藥。”女鸞打趣道,說到這些話時,她忽然想起長亭那句“我的病便是你,從第一次見到你,你便成了我的病”,不禁內心一顫,自己是他的病,竟也成了他的藥,一劑猛烈的毒藥。原本該救贖他的自己,卻害死了他,想到這里不禁氣急攻心,喉頭刺痛,嘴里一澀,一口鮮血沒憋住,嘔吐了出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鸞兒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鸞姐姐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風俜和云喜見狀,嚇得半死,連忙扶住她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風俜嚇得臉色發白,著急地問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沒事,吐出來就好了。”女鸞弱如扶病地笑了笑,她五百年來大錯特錯,將自己推向了地獄深淵。如今她也不奢求再爬上去,只希望忘川河相見時,長亭能夠原諒她。

              風俜扶她到路邊的一塊石頭上坐下,“我們在這休息會吧,你真的沒事么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無妨,不避禍不趨福,早該如此了。”女鸞搖了搖頭,眼里充滿了凄涼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鸞姐姐,你在說些什么啊?我都聽不明白。”云喜一臉困惑。

              風俜明白女鸞為何吐血了,也知她已徹底醒悟,但看她心如死灰的模樣,定是對自己失望到了極點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如今的模樣,可不像淡泊之人該有的。往后日子還長,鸞廟,會重新振興的。”風俜笑道,用手指輕輕戳了戳她的側臉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們在說什么呀?”一頭霧水的云喜急得在旁邊轉來轉去,一會拉著女鸞,一會又纏著風俜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之前生病了,心情也跟著郁郁寡歡,你風姐姐安慰我呢,走吧,送你去歸虛山。”女鸞站起來,牽著云喜的手說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云喜一聽,反過來抓著她的手安慰道:“生病?一會讓扶僵給你瞧瞧,他的醫術天下第一,沒有他治不好的病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行了,鸞兒病已經好了,快走吧,不能耽誤你見扶僵。”天下怎么會沒有扶僵治不好的病?他自己的病,他就救不了,這就是醫者的宿命,風俜暗嘆了口氣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既然扶僵找到了,那我娘親呢?都說她殺了好多人,但我不信,必須找她問個明白,我不準別人亂說我娘親不好。”云喜突然換了話題,看著風俜問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風俜愣了愣,然后下了很大決心似得說道:“你娘親被鶴洲的人找到了,因她有嫌疑,所以被軟禁在了九淵宮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云喜一聽,轉身就往回走,“我要回九淵宮找娘親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風俜和女鸞趕緊拉住她,“云喜,若真為你娘親好,就不要去九淵宮。軟禁在九淵宮,是對她最好的保護了。若她出來了,人族不必說,有些被趕到山林,憤懣不平的同族說不定也會找她麻煩。”女鸞輕聲軟語地勸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如果真孝順,就乖乖待著,別惹事,同我們一道查明真相,還你娘清白。”風俜嚴肅地說道,經過此事,云喜必須成長起來了,過于任性,說不定會傷害到自己。

              云喜低著頭沉默了半晌,問道:“那我該怎么做?”她雖恨不得立刻見到娘親,但女鸞和風俜的話也警醒了她,自己不能肆意妄為,否則只會害了娘親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們先去歸虛山。”女鸞輕輕拍了拍她的背,以示安慰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可是在九淵宮不是說將云喜安置在女床山么?這樣做可以嗎?”風俜問道,按之前在九淵宮商議好的,女鸞應保證云喜待在女床山。如今這樣,她自然樂意,可是擔憂女鸞不好交差,這關乎鶴洲對人族的信義,并非小事。天*天*小*說 m.360118.com
        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          组码特码

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39gdn"></menuitem>
            <bdo id="39gdn"><dfn id="39gdn"></dfn></bdo>
            <tbody id="39gdn"></tbody>
            1. <bdo id="39gdn"><optgroup id="39gdn"></optgroup></bdo><menuitem id="39gdn"></menuitem>
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39gdn"></track>
              <tbody id="39gdn"><div id="39gdn"></div></tbody>

    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39gdn"></menuitem>
                  <bdo id="39gdn"><dfn id="39gdn"></dfn></bdo>
                  <tbody id="39gdn"></tbody>
                  1. <bdo id="39gdn"><optgroup id="39gdn"></optgroup></bdo><menuitem id="39gdn"></menuitem>
  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39gdn"></track>
                    <tbody id="39gdn"><div id="39gdn"></div></tbody>